冥乜

社会底层画文手,给大佬递笔(•́ω•̀ ٥)

《你是什么大佬?》2

#来了来了#

#画手冰妹x文手沈老师#

#性感鸽手在线咕文#

#重度ooc#

  洛冰河站了起来,惊愕道“老……老师?!”

沈清秋嗯了一声,手中的点名册拍拍他的桌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刚开学啊,希望你认真点。”

洛冰河坐了下来,盯着前方的身影。

而其他同学,都被乖巧的洛冰河给惊呆了。

这还是那个酷炫的冰哥吗?!这个乖乖的求表扬的小白花是谁???

等其他事都做好了的时候,沈清秋拿起资料就走,临走之前看了一眼洛冰河,对着他点了点头。

沈清秋坐在办公室里,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闻声进来的果然是洛冰河。

沈清秋抬眼,指着旁边的座位让他坐下。

洛冰河坐下,看着沈清秋“老师怎么会来这里教书?”

“我本来就是教师,是被我爸调来这里的。”

“那老师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呢?”

“想给你一个惊喜,怎么?你是在怪我吗?”沈清秋一手撑着脸,带着笑看着他。

“没有……怎么会!”洛冰河急忙说到。

沈清秋假装板起脸“是吗?我觉得你就是这个意思。”

“真的没有!”

沈清秋看他焦急的那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噗,逗你的。”

沈清秋摸摸他的头“好了,要上课了,你去吧。”

“嗯。”

等洛冰河走了,沈清秋伸个懒腰,拿出手机翻了一下微博。

看到那个依旧没有发动态的微博,沈清秋叹了一口气,说失落还是有的。

随便翻了一下便收起来了。

洛冰河这边,他坐到座位上的时候,前排的宁婴婴转过来“阿洛,你去找沈老师干什么啊?”

“没事。”洛冰河淡淡的说。

“唔……我觉得沈老师长得真好看啊,简直跟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做他的学生真幸福啊。”

洛冰河此时心里还有一丝骄傲,你不知道沈老师还是我的师傅呢。

就只有他一个人是,内心这种幸福感怎么消也消不下去。

————————分割线————————

冰妹:哼,他是我一个人的老师。

沈老师:???不我是大家的。


《你是什么大佬?》1

#现代#
#画手冰妹x文手沈老师#
#《论我的老师是我的粉丝》#
#《我的学生竟然是个大佬》#
#ooc!!!#
#好久没产粮了,都忘记自己是个鸽子了#
#当国庆小礼包#

沈清秋是个写手,嗯……,网络写手。
经常在微博上发些有b格的段子,与他同一行的尚清华完全不一样。
这两人被并排在同一频道上,经常看见两人怼来怼去。
但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突然来的莫名其妙,怼着怼着,就产生了友谊。
之后发现两人在同一城市的时候就面基了,不仅在网络上建立了友谊,还在现实中成了朋友。
不过尚清华最近发现沈清秋有点奇怪,叫他出来玩都不出来,就宅在家,去他家的时候就看见他坐在电脑桌前打字,好像跟什么人在聊天。
沈清秋看他一过来,就把电脑合上了。尚清华见此,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呦,瓜兄,艳福不浅啊,怪不得最近都不出来。”
沈清秋抄起旁边的本子丢到尚清华身上。
“把你脑中的黄色废料避一避。”
尚清华坐在沈清秋对面,手里拿着刚泡好的……牛奶。
尚清华:????
“瓜兄你不会开始养生了吧??”
沈清秋脸一红,低低的咳了一声“这……还不是我那个徒弟说的……”
尚清华哦了一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突然反应过来被呛到了。
“咳咳,你哪里来的徒弟?”
“网上教的。”
“哇哦。”
沈清秋微博上有很多人私信他,由于太多了,他就选择不看。
每次发微博的时候,刚发一分钟就会有个人点赞和评论。然后沈清秋就发现是每条微博下面都是这个人。
点开那人的微博,上面只有一个关注,和寥寥无几的粉丝。
沈清秋翻了翻他的微博,都是打卡或关于他的事情,沈清秋心一动,便点开了他们之间的私信。
给他发了句你好,没过几秒钟,对方就传来了几个感叹号。他还没说话,那人就开始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话。
“真的是大大诶!!大大竟然私信我了!!超级开心!”
沈清秋笑笑,这个小粉丝还挺可爱的。
聊了一会之后,那位小粉丝就跟他说能不能收他为徒,沈清秋说自己没什么好教的,然后小粉丝开始了吹他吹上天的言论。
沈清秋被他说的越来越脸红,撑起一只手捂着脸,简直……羞耻啊!!!
最后沈清秋红着脸打下了好吧,小粉丝激动地上天。
然后两人开始了网上师徒日常,得知小粉丝叫洛冰河,自己一人居住,爸妈都去国外了,就留他一个人在国内。
沈清秋了解到洛冰河上的学校刚好是他这个假期过后要去担任教师的学校,就悄悄地不告诉洛冰河这个消息,想看看自己的徒弟认出自己那一刻的惊喜。
新的学期,新的开始,很多学生早早地背上书包到学校里来,就是为了,补作业。
当洛冰河到达教室的时候,班里已经有许多人坐在座位上疯狂地补作业,他慢悠悠地从门口走到最后一排,书包一放,趴下睡觉。
他还没睡着,就听见前排的宁婴婴喊他“阿洛,阿洛。”
洛冰河头微微抬起,露出半张脸“怎么了?”
宁婴婴好奇地对着洛冰河说“听说这个学期有个新的老师来担任我们班主任诶。”
洛冰河对这种事不感兴趣,把头埋在臂弯里。
不知过了多久,洛冰河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他,不耐烦地抬起头。
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映入他眼帘,沈清秋带着微笑看着趴在桌子上的洛冰河。
“洛同学,这么早到的时间可不是给你睡觉的。”

当靖轩清醒的时候

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小木床上,周围的墙上挂着满满她的画。

靖轩难得想了一会“我靠,这屋子的主人不会是个偷窥狂吧?!”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被打散了,她发觉自己的处境,四处环顾了一圈。

这个屋子里,只有一张小木床、一个窗户、一张桌子和桌子上的东西。

哦,对,还有她的画。

靖轩尝试着下床,确定无误之后站立好。她一下床就马上走到桌子前面,桌子上有些食物和一张小纸条。

靖轩拿起纸条,只看到纸条上写着几句话

“亲爱的靖轩

你好

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就代表你已经开始了游戏。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就是逃离鬼屋,这个鬼屋里有着跟你一起的玩家,你需要找到他们,集齐你们胸前的钥匙,一起逃离鬼屋,

祝你玩得愉快。

Ps:请不要随意损坏鬼屋里的东西,等你们出来的时候回要你们赔偿的:)”

靖轩:......后面那个笑容是个什么鬼玩意啊!?

不过这纸上写等我们出来,就代表这个游戏还不会到丧心病狂地不放他们出来。

靖轩忍着想打人的想法,将自己全身检查了一遍。摸到口袋的时候一顿,默默地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手心上的东西赫然就是......

一团废纸

靖轩:......

她打开纸一看,上面一个儿童拿着洋娃娃,但儿童的笑容显得异常诡异。就连怀里的娃娃也跟着他的笑容而诡异了起来。

靖轩盯着那张纸好久,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她突然背脊发凉,感觉四周有许多的视线看着她。她回头一看,墙上所有的画像都盯着她。

靖轩:......哇哦,简直不要太刺激......

刚开始很惊悚,但很快靖轩就发现,那些画像是盯着她手里的纸,她顺着她们的视线看了过去,看清了什么之后,呼吸一顿。

纸上的娃娃突然伸出一只手,竟然直接从纸里探出一只关节手来。

噫!!!

但靖轩看了一会,发现那只手指着某个地方。她回头看了那墙一眼,那上面的画像此时转移了视线,看着那只关节手指着的地方。、

靖轩也看了过去,却在角落里看到了一盒小箱子。皱起眉头,奇怪,刚刚看的时候这么没有这盒子。

即使这个屋子再诡异,她也不应该没看到啊。那除非,这个箱子是自己后来出现的。

靖轩将纸收了起来,朝那个角落走了过去。

那盒子走进一看也真的不起眼,几乎和角落的颜色融为了一体。靖轩打开了盒子,盒子里面躺着一把小钥匙。

靖轩拿起了那把钥匙,沉默了一会。

突然爆了一声粗口“你他妈这里连个门都没有你让我咋出去啊!”

话音刚落,她身后就突然打开了一扇门。

靖轩:好吧.......

当靖轩走出门,外面的场景就完全和她屋子里的景象完全不一样了,外面黑漆漆地一片,什么都没有。

靖轩只好拿出了那张纸,那只关节手这个时候就换了一个方向,靖轩跟着那个方向走,到尽头却是一面墙。

靖轩就以为是手出现了错误,可手没有任何反应,就算靖轩把纸倒过来,可那手还是指着墙。

靖轩只好贴近墙,将耳朵凑到了墙上,听见了一丝声音。

靖轩抬手敲了敲,里面的声音顿时消失了。靖轩再敲了敲,从墙那头竟然传回来了一样的敲墙声。

靖轩试探地问了一声“有人吗?”

对方似乎没有回答,只是敲打得越来越响。

靖轩摸了摸墙壁,墙壁上挂着一幅油画,除此之外,没有什么东西了。

靖轩将油画取下来,果然墙后还是一片的空白。

正当靖轩失望的时候,突然从墙壁里弹出一个人压在靖轩身上。

靖轩:???

“痛啊……”

那人还没反应过来,看到身下的靖轩,连忙起身“对不起啊!等等,你是……轩轩!”

靖轩愣了一会,看清来人的脸顿时开心起来。

“你是,北钰!”

“对啊!”

“哇呀啊啊啊啊!!!”靖轩发出了必杀一击“爱的扭打”

北钰:“好了,咱们赶紧找到其他人吧。”

北钰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

靖轩疑惑到“怎么了?”

北钰尴尬地回头“那个,你知道怎么走吗?”

靖轩沉默了一会,还是拿起来那张纸。北钰一看到那张纸惊叹道“我操啊!这什么鬼?!”

靖轩道:“这可以帮我们指路,但不知道可以帮我们几次。”

北钰点了点头,说到那我们快走吧。

走在途中的时候,靖轩突然说了一句话“等等那张纸上不是写着鬼屋吗?为什么一个鬼都没有?”

结果她的话音刚落,她们背后就悠悠地传出了一个声音“谁说没有的……”

靖轩:……

北钰:……

“快跑啊!!”

“嘤!!!”

北钰拉着靖轩赶紧跑了,跑的时候还不忘看一眼方向。

终于没有追着的鬼了,北钰和靖轩瘫倒在地上。

北钰看了一眼靖轩“轩轩,你可真是个乌鸦嘴。”

靖轩:“能怪我吗……”

之后她们顺着方向找到好几个,然后终于走到了一闪复古的大门前面。

靖轩将钥匙插进那把锁里,锁一下子就不见了。

门打开了,闪出耀眼的白光。

靖轩正想回头,结果被人推了一下,推进了门里。

靖轩刚站稳,旁边传来了万花筒的爆炸声,还伴着欢呼声。

只见咸鱼巷的所有人站着屋子里,屋子正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大蛋糕。

所有人开心地说到“生日快乐!”

#不算刀的刀吧#
#成绩很合心,学校不让上……唉:)#
#我妈让我不要后悔,我后悔让她选学校#

沈清秋是个魔法师,但他与其他的魔法师又不同。
其他的魔法师都效忠于自己的主人,但是他不想要主人,不想在别人的统治之下,干着自己不想干的事情。
于是他就自己云游四方,带着一斗笠,将容貌掩盖在面纱之下。
沈清秋第一见到洛冰河的时候,是在一屋破旧的屋子前。
那小孩第一眼看起来脏兮兮的,但尖瘦脸上的双眼却如亮亮的新星。
洛冰河当时正坐在屋子前面,他因为养母去世了,公爵家的孩子又欺负他,被欺负了之后,他一个人坐到他们两个生活过的地方。
心里难受的时候,眼前撩过一片衣角,他抬眼看去,一个带着斗笠的的人站在他面前。
沈清秋站在洛冰河面前,看着小孩怯怯的眼神,笑了一下。
拿下斗笠,蹲在他的面前。“你还好吧?”
结果小孩扑进他的怀里,大声痛哭了起来。
沈清秋懵了,他啥都没干啊?
他的手僵住了,不知道该放在哪里。过了一会,他还是放在了洛冰河的背上。
等洛冰河起来的时候,沈清秋的衣物上脏兮兮的。
洛冰河红着脸,眼眶红红的,手捏紧了自己的衣角,小声地说:“对……对不起……”
沈清秋摸摸他的脑袋,一个挥手,他的青衣上又恢复如初的干净了。
沈清秋带上斗笠,正想走。结果感觉衣服被拉住了,回头一看,洛冰河拉住了他的衣边。
沈清秋再一次蹲下来,眼睛平视着洛冰河“怎么了?”
洛冰河面对这他的眼神,手里不禁紧了紧。“那个……你可以带着我吗?”
当沈清秋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就抢先说完“我可以帮你做饭,我还可以帮你洗衣服,请带着我好吗?”
沈清秋看着小孩认真的眼神,突然心里有一个逗弄他的想法,他开玩笑地说“可是我会打你的。”洛冰河低下头,似沉思这番话。
他抬起头,认真地说道“没事,你要打我就打我吧。”
沈清秋惊讶小孩这一番话,听他这么说,心里突然升起一丝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就给别人欺负了。
沈清秋越发的心疼了“我不会打你的。”
沈清秋抱起洛冰河,整个瘦小的孩子只能窝在他的臂弯里。
沈清秋带着洛冰河离开了这个小镇,这个给洛冰河童年带来温馨而又痛苦的小镇。
沈清秋与洛冰河相处不久后,发现这个孩子特别勤劳,每次起床,发现洛冰河就已经把早餐做好放在桌上,而自己乖巧地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等着沈清秋起来。
而且,每次他们云游的时候,遇到一些贫困人家,帮助他们的时候,洛冰河总是先出头帮他们做好了事情。
不过有时候洛冰河会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就比如……
“师尊,你会施展魔法吧。”
沈清秋拿着一本书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傻孩子,这件事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洛冰河托着脸,盯着沈清秋的脸继续开口道“那师尊你可以给我看看吗?”
沈清秋沉思一会,叫洛冰河折几只纸鹤。
洛冰河不明所以,折好了之后递给他。谁知沈清秋一把拉过他的手,洛冰河就顺势坐在他的怀里了。
洛冰河的脸慢慢红了,但他的视线很快就被吸引了过去。沈清秋拿起他手上的纸鹤,手指拂过,纸鹤上泛着淡淡的荧光,翅膀慢慢动了一下,像真正的鸟活了过来。
纸鹤在沈清秋的面前转了转,之后便停在了沈清秋的肩膀上。
沈清秋拿下纸鹤,放在洛冰河手里“以后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不在你身边,你可以用这个呼唤我,我会过来的。”
洛冰河点点头,将纸鹤似宝贝一样收好。
两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之间从未有过隐瞒,生活都一切安好。
两人在路上走着,沈清秋依旧当年的样子不变,洛冰河却长大了不少,甚至比沈清秋高。
洛冰河跟在沈清秋后边,看着沈清秋那似仙鹤的背影,洛冰河突然停了下来,心里越发的不安。
沈清秋感觉跟在自己身后的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洛冰河站在那里低着头。
“还不快点?”
洛冰河才回神过来,嗯了一声,继续跟在沈清秋的后边。
他们终于到达了一座城镇,此时已是傍晚了,他们随便找了一客栈住下,在上楼的时候,洛冰河注意到下面的人对着他在嘀咕着什么。
他回头一看,那两人看到他吓了一跳,随后转头了。
洛冰河皱了皱眉,上楼去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洛冰河跟以往一样下楼到客栈的厨房里做早餐给沈清秋。
下楼的时候,他注意到昨天那两人坐在角落里,又在嘀咕
“长得真像。”
“是啊,不会就是……”
“诶诶!”旁边一人赶紧捂住了他的嘴。
洛冰河站着他们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什么真像?”
两人连忙摆手,说没什么。
洛冰河盯了他们一会,到厨房里做了早餐。
当他做好早餐端出来,有一个女人拉着他的衣袖,神情带着惊讶,声音止不住地颤抖“你……你”
洛冰河看了一眼这个女人,没见过。他冷声道“放开。”
女人被他的表情吓住了,默默放下他的衣袖。
洛冰河看了一眼,才上楼。
打开门,沈清秋就已经穿好衣服了,坐在窗边看着下面的人。
听到声响,沈清秋回头看了一下,洛冰河把早餐端了进来。沈清秋摆摆手,手捏着眉心“不知道为何,今天有点心神不定,咱收拾完赶紧走吧。”
洛冰河嗯了一声,吃完早餐后,洛冰河端着碗盘到楼下,谁知大门一下子打开了,涌进来许多的皇家卫士,前面两个人指着他。
“就是他!”洛冰河听到好多人对着他惊叹道“真的像那个黑魔法师!”
“那个黑魔法师不是已经死了吗?”
“谁知道是不是他用了什么黑魔法复活了!”
黑魔法?什么黑魔法?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面的人就大声叫嚣着把他抓起来,洛冰河皱眉,本该不这么做的,洛冰河正想抽出腰间的剑的时候,楼上传来了拍掌声。
他听到他的师尊这么说着“好啊好啊,大早上就让我看到这一番好戏。”他抬头,看见沈清秋一步一步走下来,然后站到了他的面前。手里拿着折扇,眼睛微眯。
“你是谁?!”
“我?我只是无名之徒罢了。”
那你就别多管闲事。那人心里想
沈清秋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似得,折扇一合拢,笑了起来“可是我就是要管闲事。”
那人正想带着皇家侍卫把他们抓起来,谁知道又突然闯进来一个人。
那个人气喘吁吁,对带头的人喊到“等等!国王陛下要觐见他们!”
沈清秋将洛冰河护在身后。沉思片刻,国王?
那个人走到他们面前,鞠了个躬“国王陛下有请。”
沈清秋无奈只能跟着他走了。
他们到达皇宫,在皇宫走廊上,沈清秋被旁边地一幅画给吸引了,不由自主地停下来。
洛冰河站着他的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不由得呼吸一滞。
画面上的女人端庄优雅,神情柔和,竟然跟洛冰河有几分相似。
那个带头的人解释“这个是夕颜公主,国王陛下最喜欢的公主,是国王陛下收养的。但是国王陛下将夕颜公主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可是啊……”
“可是什么?”沈清秋忍不住问到。
带头的人四处看了看,没有人。他才压低声音“可是夕颜公主竟然跟一个黑魔法师私奔了。国王陛下因为这件事消沉了好久,之后听说夕颜公主生下了一个孩子之后死了,他还去找了那孩子,结果……”那人将视线转到洛冰河身上,沈清秋也将视线转到洛冰河身上。
此时洛冰河将头低下来,看不清脸上的神情,双手紧握。
沈清秋默默地将手放到他的手上,洛冰河才有所放松地反手握住。
洛冰河抬起头,表情中带着一丝不安。“师尊,如果我真的是那个黑魔法师和公主的孩子,你会不会不要我?”
沈清秋伸出另一只手摸摸他的脸“傻孩子,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不要你的。”
“师尊可要答应好了。”无论发生什么,千万别抛下我。
宝座上的老国王看到洛冰河的一瞬间,呆了一会才喃喃道“夕颜……”
洛冰河微微鞠了个躬“国王陛下。”
老国王听到男声才回过神来,颓废地坐在宝座里,深深叹了一口气。
视线转到沈清秋身上“您应该知道了,您旁边的洛冰河是夕颜公主的孩子,我只有一个女儿,那他必须留下来继承我这王位。”
沈清秋上前一步,将洛冰河挡在身后“不好意思,他是我的徒弟,他不会离开的。”
老国王听他这话突然诡异一笑“那你们就一起留下来吧。”他挥挥手,从四面八方冲出许多皇家侍卫围住他们。
沈清秋站在中间,环顾四周。糟糕啊,不好使用魔法。
洛冰河待在沈清秋后面,眼睛有些发红,这群人!他缓缓抽出腰间的剑。
结果紧闭的大门突然被“嘭”地一声踹开。
“沈清秋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沈清秋回头看了一眼,柳清歌从门口走进来,腰间别着一把剑,神情不耐烦地看着他。
洛冰河才像回过神把剑放回去。
沈清秋抬起手,打了个招呼,柳清歌哼了一声,拔出剑,几道剑气就把周围的人给散开了。
“师兄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好吧,躲不过去。沈清秋叹了一口气“现在,走吧。”沈清秋拉起洛冰河。
柳清歌看了一眼“你新收的?”沈清秋嗯了一声,拉着洛冰河就打算走。
宝座上的老国王突然站起来“你们!”
沈清秋回头看了一眼,打了个响指,老国王突然像睡过去地倒在地上。
柳清歌这个人骁勇好战,能打就打,若不服?打到你服为止,若服?结果还是一样。
人称苍穹学院第一打手(划掉)打架王。
说起苍穹学院其实是一个魔法师学院,里面聚集了许多的魔法师和学徒。此院分为十二个分院,沈清秋便是其中一个院主。
此时此刻,沈清秋感觉自己像动物园里的动物,被四面八方的目光给注视着,让他浑身发毛。
上方的岳清源一脸温和“清秋师弟回来了啊。”
旁边的齐清萋一拍座位,冷哼了一声“呵!你还知道回来!”
姐姐,上次是你说我不回来就不管我了。沈清秋看着她怒目圆瞪地样子,默默想到。
岳清源咳了一声“回来就好了,这次打算留多久啊。”
沈清秋笑笑“再说吧。”
沈清秋换回以前的衣服,走在学院里,一些青涩的学徒抱着书向他打招呼,沈清秋也点点头示意。走到他的分院里,一堆的学徒涌了上来叫着师尊。
沈清秋嗯了一声,环顾一圈,没有洛冰河的身影。
“洛冰河呢?”
“跟婴婴师姐走了。”
走了啊……
沈清秋低下头,看着学徒们亮亮的眼神,不知为何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洛冰河的模样。
他摇了摇头,魔怔了啊。
“所有人,给我看看你们最新学的。”
“是!!”
当洛冰河跟宁婴婴溜达完回来的时候,看见沈清秋站着树下,仔细地看着其他人施展魔法。
宁婴婴开心地跑过去,扑到沈清秋的怀里“师尊你可算回来了!”
沈清秋低头看着宁婴婴“这么久不见了,婴婴也成年了。”
宁婴婴顺势而为拉着沈清秋的手臂甩了甩“师尊,这次就别走了嘛。”
沈清秋就笑笑,没有回答她。洛冰河站着他们后面,没有说话。
沈清秋抬眼看了一眼,招手让洛冰河过来,对着其他学徒说到“这个就是你们的师兄了。”
“继续练吧。”“是!”
洛冰河跟着沈清秋进了房间,沈清秋的房间打扫的很干净,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
沈清秋走到桌旁给洛冰河斜了一杯茶,洛冰河接过,但是没有喝。
“怎么不喝?”
洛冰河张张嘴,话语到舌尖还是收了回去。最后还是只说了一句没什么。
沈清秋看了一眼,随后低下头边喝茶边翻书。
两人之后在学院里待了三天,之后在一个夜晚悄悄走了,没有人发觉。
沈清秋带着斗笠走在前面,洛冰河跟在后面,心里有一丝不安,总感觉会发生什么。沈清秋转头看他,洛冰河突然瞪大眼睛看他后面“师尊!小心!”
沈清秋突然被一个手刀劈昏了过去,那黑暗中的人扛起沈清秋往某个地方前进。
洛冰河追了过去,看到的却是老国王坐在椅子上,旁边站着一个人,手里便是沈清秋。
洛冰河站在那里,脸上全是阴霾,他沉声道“果然是你,前几天监视我们的人也是你!”
老国王呵呵一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监视你看看你跟你的好师尊有什么事,看来,你对你师尊的感情不一般啊。”
洛冰河瞳孔瞬间瞪大,手骨被捏的咔咔作响。
老国王站起身在沈清秋旁边走了一圈,盯着沈清秋昏迷的脸庞。
洛冰河向前走一步,老国王突然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架在沈清秋脖子上。
“你过来我就割开他的喉咙。”洛冰河不得不停下脚步,看着匕首锋利的刀面贴上沈清秋的脖子,洛冰河的心仿佛也被提起来似得。
“你到底想干什么?!”洛冰河沉声问到。
“我要你跟着我,哪里都不许去直到我离开,你继承我的王位,若不答应,你这好师尊也就没命了。”老国王将匕首更贴近沈清秋的脖子。
洛冰河低下头,似在沉思这句话。过了好一会,他才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真的以为,你手里的那个就是我师尊吗。”
什么?老国王一愣,低头看向沈清秋,只见沈清秋慢慢地如尘埃一样飞散了。
而洛冰河旁边荧光又慢慢聚集起来一个人影,正是沈清秋。
原来他们走到半路就已经察觉有人跟着他们,沈清秋便叫洛冰河不要出声,若被抓到装得像一点,听听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沈清秋打了个响指,旁边的植物便慢慢缠绕着老国王的身体。
沈清秋笑着走进老国王,看着他被吊起来。用折扇抵住他的下颚“我早有听闻,夕颜公主因病而死,但在我看来,夕颜公主是被你杀害的吧。”
洛冰河听见此话马上抬头,眼睛死死地盯着两人。老国王听到此话,瞳孔瞪直,嘴唇上下颤抖“谁……谁告诉你的?”
沈清秋笑吟吟的脸一瞬间变得面无表情“那不如你看看,我是谁?”
老国王猛地抬头,映入他眼的便是苏夕颜那张脸,脸上全都是血,眼睛里流出血泪。
老国王惨叫一声,双手捂着头“夕颜……这你不能怪我,谁叫你要跟那个黑魔法师走了……这个你可不能怪我……”
沈清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里毫无波动。“当年夕颜公主生下洛冰河把他拖给别人,然后,追兵来了,把夕颜公主给抓了回去,然后你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将她杀害,对不对?”
“没错……没错!明明有我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找别人!都是她的不对!没错,都是她的不对!不能怪我!”老国王陷入了疯魔的状态。
沈清秋叹了一口气,转身将折扇往后一扔。大火瞬间蔓延,将老国王和折扇都烧毁了。
沈清秋和洛冰河继续赶路,洛冰河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师尊你怎么知道的?”
“啊,我瞎猜的。”
洛冰河:……
沈清秋看了看,随后转过头,拿着新的折扇。“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看得那幅画吗?”
“嗯。”“我当初看的时候,感觉那副画上有一些古怪,画面之中透露着血气,我就看了一下。”
“然后再是见国王,别人都说你像那个黑魔法师,他却一口叫你夕颜,这其中,我觉得爱女心切也没有那么痴,然后让分身去查的时候让我发现他对苏夕颜的念头,不伦之恋。”
洛冰河听到不伦之恋心头紧了一下,结结巴巴地开口“那……那师尊反对这种吗?”洛冰河觉得他的心从未这么提心吊胆过。
沈清秋愣了一下,随后笑着摇摇头,“这也不是什么可耻之事,但如果为爱疯魔,这事就麻烦了。”
洛冰河听此时心也放下了
“走吧。”
“好。”
他们走过了许多地方,然后终于在一个地方定居来,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生活。
洛冰河都以为他们可以好好生活的时候,沈清秋不见了。
他疯了一样地到处找,却连人的一点线索都没有。
对了,纸鹤……还有纸鹤!洛冰河突然想起来,赶紧在上面写了信息发出去,只见纸鹤飞出窗口。
可过了许久,纸鹤也没有回来。洛冰河精神开始有些崩溃。
他提着剑下山,看见沈清秋被架在十字架上,旁边站着一个拿着剑的侍卫,站着人群前面的便是那个老国王的女儿,趾高气昂地站着人群前面,得意地笑着。
沈清秋看见远远的洛冰河,苦笑了一下。洛冰河冲了上去,可还是太慢了。
沈清秋垂下头,鲜血从他的脖子流出,血浸湿了他的青衣。
洛冰河楞楞地看着沈清秋倒了下来,抱住沈清秋,手颤巍巍地抚上他的脸。洛冰河眼眶红了“师尊,你看看我……睁开眼看看我啊……”
洛冰河仰天发出了一声悲鸣,随后低下头,眼泪一滴滴地滴落。
他将沈清秋放在地上,提着剑往正在叫嚣着的的人群走去。
剑起血落,洛冰河走过的地方一片惨叫惊起,等洛冰河转身,只剩下一个被吓傻的小公主。洛冰河捏住她的脖子,眼睛发红地看着她,看着她眼底的恐惧。
冷笑了一声,利落地拧断了她的脖子,将她的尸体往旁边一扔。
走到沈清秋旁边,温柔地抱起沈清秋,在他冰冷的唇上落下一吻。
“等我,师尊。”

占tag

星期六就中考了,大概25左右拿成绩单。
如果考的好上了理想的学校,就发甜文。
如果成绩太差了,就写刀子
截止到拿成绩卡的第二天,下面评论cp最多的就写哪位。
(我觉得肯定要写刀子了的了……)

#好吧我偷懒把之前的文放上来#
#本来想在520发刀的,作业改变了我的想法(其实你就是懒)#
#巨ooc#
薛洋嘴里叼着个棒棒糖,边看着手机边走在路上。
抬眼看到旁边的一对对情侣,不屑地啧了一下,直到走到人多的地方才发现今天好像是520。
薛洋双手插兜,棒棒糖的尾部随着牙齿的咀嚼而上下晃动。
有点想晓星尘了……
薛洋想了一会,打算去看看晓星尘。想到晓星尘,薛洋忍不住嘴角一勾,小虎牙若隐若现。
晓星尘和薛洋都是大学生,除了日常的上课,周末的时候晓星尘都去游乐园兼职去,薛洋就无聊的待在家里。
薛洋到达游乐园的时候,晓星尘刚好在化妆。薛洋站在门口,看着别人对着晓星尘的脸扑粉。
晓星尘今天办的是一个自刎的道人,以晓星尘的容貌,其实不用化的。只是为了更像鬼一样,把脸化得更惨白一点。
晓星尘抬眼看到薛洋,对他笑了一下。
薛洋走进来,晓星尘站起身。对着他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薛洋张开双臂,抱住晓星尘,将头埋在晓星尘脖颈旁“想你了。”
晓星尘此时穿着一身白色道袍,脖子上有一圈被缝过的痕迹。
薛洋看到这里,眼神一暗,眼眶里有些酸涩,低下头。
晓星尘见门口有人叫他,对薛洋招招手“我先走了。”薛洋看着晓星尘穿着白色的道袍出去,深吸了一口气。
晓星尘待在几乎一片漆黑的鬼屋里,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情侣们,默默地跟在他们后面,等他们发现自己。
前面有个女孩突然后退一步,撞到晓星尘的胸膛。女孩吓得大叫一声。
晓星尘耳边都是鬼屋和女孩的鬼叫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女孩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发现晓星尘并不怎么恐怖,松了一口气,而转眼就开始缠着晓星尘“小哥哥你带我出去吧~”
“你这样一直走就可以了。”
“可是我害怕……”
“……”晓星尘沉默了一会,才答应了一声。
薛洋站着鬼屋门口无聊地玩手机,看到一女孩拉着晓星尘的手臂,脸上还笑嘻嘻的。心里一阵不爽。
那女孩还对着晓星尘挥挥手,晓星尘也向她挥挥手。
薛洋眼神阴冷地盯着那女孩,冷哼一声,转身走到鬼屋门口。
薛洋进到鬼屋里,一片昏黑,几乎啥都看不清,前面的小女生还害怕地抱着男友的手臂。
薛洋眼神随意一瞟。毫不在意地四处打量着鬼屋,时不时的点评着。
嗯,这个鬼长得好丑;这个妆好假……
当薛洋走到中部的时候,晓星尘突然出现了,薛洋听到声音,嘴角一勾。
转身扑进晓星尘的怀里“哎呀道长!洋洋害怕,你能带洋洋出去吗?”
晓星尘突然被抱住了,还一脸懵,结果听到熟悉的声音,就知道了。
明知道他是装的,却还是忍不住纵容他。
晓星尘摸摸薛洋的脑袋“乖,别怕。”薛洋从晓星尘的怀里抬起头,笑嘻嘻地看着他。“道长,能带洋洋出去吗?”晓星尘叹了一口气,拉起薛洋的手臂就走。
走到快接近门口的时候,晓星尘证要转身对着薛洋说,结果薛洋一把拉过他的手臂,把他压到了墙壁上。
晓星尘措不及防,抬头却换来一个吻。
这个吻,带着占有和气愤的意识,充满了侵略感。薛洋的小虎牙时不时地在他嘴唇上厮磨,一个用力便见了血。
晓星尘痛呼了一声,结果薛洋加深了这个吻,惹得晓星尘不得不配合他。
当两人双唇离开时,晓星尘已经被亲的面红耳赤了。晓星尘急促地喘了一口气“阿洋……”
薛洋盯着他一会,突然抱住他。声音喑哑地说着话“道长……道长对不起……”晓星尘听到这话,明明是简单的一句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不知不觉的流下来。
晓星尘也抱住薛洋,埋在他的肩膀哭了一会。
抬起头的时候,红了一圈眼眶。
薛洋又恢复了以前那种张狂的神情,但眼里对着晓星尘却是少有的温柔。
晓星尘拉住薛洋的手,轻声说到“走吧,回家。”薛洋挑起一边眉毛“不工作了?”
“陪你,过个情人节吧。”

#冰妹变小的一次经历#
#巨ooc#
某天,沈清秋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家的徒弟不在。
正要起身却感觉有什么拉扯他。旁边一看,床前站着一白嫩嫩的小朋友,手里拉着他的中衣,眼神bulingbuling地看着他。
沈清秋懵了,自己那只超级大的徒弟呢?!昨天还那么大一只的呢?!
那小孩看起来五六岁,一看就是洛冰河的缩小版,黑发散下,穿着一身硕大的黑衣,看起来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
就连说出的话也是软糯的正太音
“师尊……变不回去了。”
“???怎么回事?”
洛冰河回答到“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体内有些奇怪,一调动灵气就变成这样了,灵气也没了。”
沈清秋拉过他的手,仔细探测,皱起眉,果真一丝灵气也没了。
沈清秋放开洛冰河的手,沉思一会“那看来,你今天还是别出去了。”
“那……师尊去哪?”
“为师去找你尚师叔谈一下。”
“……”洛冰河突然把头低下来,一言不发。
沈清秋看着他的发顶,突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洛冰河突然抬起头,眼眶红了,豆大的眼泪在眼里打转“师尊是想抛下弟子,跟其他的男人你侬我侬,也不想跟弟子处一会吗?”
沈清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真感觉心越发越疲惫了。
这tm都是什么破事啊?!
“没有的事,尚师叔懂得多,为师去问问他。”
“可弟子想跟着师尊。”
“……”你事怎么还这么多呢?
“那你跟来吧。”
由于洛冰河目前没有合适的衣服,而清静峰里也没有合适的衣服,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洛冰河变小了,沈清秋只能自己御剑跑到附近的城镇里去买一件。
给洛冰河换好衣服后,沈清秋便抱着洛冰河去安定峰。这一路上,不少的弟子向沈清秋打招呼,而洛冰河被沈清秋宽大的广袖给遮着,倒也没有看出来什么。
被藏在怀里的洛冰河,听着沈清秋跟其他人打招呼的声音,手不禁握紧了沈清秋的衣服。
终于到了尚清华的屋子里后,沈清秋松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洛冰河。
洛冰河此时环着沈清秋的脖子,头低下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清秋抱着洛冰河,叫了一声尚清华,却听到里面传来巨大的声响。
沈清秋赶紧过去,看见尚清华坐在地上,捂着头。而床上同时坐着一个小小的漠北,双手交叠。
“……”空气中一片寂静。
过了几分钟后,沈清秋从尚清华的嘴里得知,似乎所有的魔都变成这样了,灵力全无,身态还变小。
沈清秋正在沉思是发生了什么,脑海中的系统及时出现了。
“叮!由于检测到贵方的爽度过高,已经为贵方开启神秘礼物,请及时签收啊^3^”
……传说的神秘礼物就是这个啊?!
沈清秋正疯狂的轰炸着系统的时候,洛冰河突然对他说了一句话“师尊,弟子是不是变不回去了?”
沈清秋看着自家徒弟稚嫩的脸庞,笑笑“没事,就算变不回去还有师尊呢。”
脑海里敲着系统“这个状态什么时候失效?”“将在一天后失效哦。(◦˙▽˙◦)”
听到答案后,沈清秋就放心了,摸摸洛冰河的头“这很快就过了。”
洛冰河嗯了一声,也没有说话了。沈清秋跟尚清华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带着洛冰河走了。
沈清秋带着洛冰河,带着他到附近的城镇里去。
洛冰河右手上拿着一串糖葫芦,左手被沈清秋牵着,两人在一起,吸引了不少的少女。
洛冰河看着四周少女的神情,眼神一暗,转头对着沈清秋说着抱。
沈清秋看着小孩眼里闪着的光亮,突然感觉心像被箭射到了,毕竟有一个软软的小孩向你撒娇的时候,都不忍拒绝。
沈清秋弯腰抱起洛冰河,洛冰河又像之前的姿势,头靠在沈清秋的肩膀上。抬眼看到那一群少女盯着他们,嘴唇轻启“我的。”
沈清秋走在路上,突然洛冰河来了一句“师尊是我一个人的。”沈清秋不禁笑到“好好好,是你一人的。”
洛冰河双手环着沈清秋,头埋在沈清秋的脖颈里,声音闷闷的“这世上只有我最喜欢师尊了。”
“嗯。”
“她们都没有我最喜欢师尊。”
“嗯。”
“我爱你师尊。”
“我也爱你。”
这一句简单的话里,蕴含了两人深深的爱意。
﹉﹉﹉﹉Fin﹉﹉﹉﹉﹉
#结果当天夜里,冰妹变回来的时候,坏心眼地顶了顶沈老师,还对着沈老师的耳朵吹着气,说着“师尊再说一句那句话呗。”羞得沈老师差点一扇子敲傻他#
#其实沈老师第一眼看到变小的冰妹,就想给他穿小裙子,可想想,自家的还是给他留点面子。#
#之后冰妹发现沈老师对小孩没有什么抵抗力,就有时候爬床爬不了,转身变成一个小孩撒撒娇,就成功爬上了床。#

丑小鸭(?)

#大概是丑小鸭pa?#
#第一次写这么长?#
#跟原本的童话有一定的差别#
#如果撞梗了……(……)#
#沈老师其实是仙鹤~#
#巨ooc#
洛冰河是只丑小鸭,很小的时候,他父母就因为某种原因离开了他。
他因为长得丑又被其他的鸭子欺负,他每天都会跑到湖边清洗伤口。
某天,他独自坐在湖边,呆呆地看着湖中心,却发现湖对面有一人影。
洛冰河本想到湖对面去看个清楚,却刚一下水就沉下去了。
明明是只鸭子却不会游泳,该不会是只旱鸭子吧……
完了。
洛冰河闭上眼睛,却身子一空,他被抱了起来。洛冰河睁开眼睛,面前是一眉眼温和的男子。
沈清秋刚在这里降落的时候,他看到前面有一堆小小的身影。沈清秋隐去了身影,走进他们。
发现被包围着的中间是一只小鸭子,绒毛之下都是伤痕。沈清秋皱起眉头,用灵力凝聚成竹叶,从那群鸭子身旁划过去。
一堆全都被吓跑了,沈清秋便现了身,走到洛冰河旁边,细心地把他身上的伤口清理好。
所以当洛冰河醒来时,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没有痛,连伤口都几乎消失了。
沈清秋隐身在旁边看着他,暗暗笑到。
接下来的几日,沈清秋都呆在洛冰河旁边看他。知道他的生活并不好,所以沈清秋经常给他带来一些食物,但是都是放在他的附近,等他醒来再离开。
那天,沈清秋在湖对面正要跟柳清歌说还要留几日的时候,听到一声响。
回头一看,湖面上泛起了很大的波纹,而对面的洛冰河早已不见影子。
艹!沈清秋暗叫一声不好,赶紧潜下去把洛冰河救了上来。沈清秋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就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不由得觉得好笑。
伸手弹了一下洛冰河的脑袋“傻孩子。”
洛冰河用小翅膀捂着自己的头,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沈清秋带着洛冰河回到了苍穹山,回到清静峰。沈清秋一下来,很多的动物就靠了过来。
“师尊回来了!”
“师尊!”
“师尊又带回来了一个师弟吗?”
沈清秋嗯了一声,带着洛冰河去了后院的浴池里。
将洛冰河放在旁边的青石上,褪去了青色的长衫,露出光滑的背脊。洛冰河一下子捂住的眼睛。
沈清秋转头看到这一幕,笑到“你这孩子还怕羞吗?”洛冰河羞红了脸,偷偷地从羽间的缝隙里看。
沈清秋背对着他,墨发散下。
“我可不是随意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沈清秋突然说出这句话,洛冰河给吓了一跳“这里的灵气最好,自己放平心境,将它转为自身。”洛冰河听到这句话,乖乖坐好放平心,开始一心一意地吸收灵气。
沈清秋转身看到他坐在青石上,披上外衣,仔细看到他的身体旁有一层灵气包裹。
沈清秋便耐心地待在旁边等他,待洛冰河吸收完之后就看到沈清秋在一旁看着书卷。
沈清秋见他完事,收起书卷。摸摸他的头“以后你就是清静峰的弟子了,你跟他们一样,叫我师尊就可以了。”
“师尊……?”
“嗯。”
沈清秋眉眼弯弯,神色温和地看着他。“等你化形之后,为师就带你认识一下这里。”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点点头。
接下来的几日,洛冰河就跟着清静峰的弟子练功。
从宁婴婴的嘴里知道,沈清秋是这苍穹山里除了掌门岳清源之外,最有威严的峰主。相当于副门主一样的地位。
然后宁婴婴告诉他一个秘密,这苍穹山里的大多数都是已经化形了的妖。
洛冰河问她“师尊也是妖吗?”宁婴婴点点头。
洛冰河一下子愣住了,其实从来不敢想象沈清秋是什么人,甚至没往这个方面想。
等沈清秋回来的时候,见自己的小徒弟一脸恍惚。
走路的时候,啪叽一声摔地上去了。
吃饭的时候,脸磕碗里去了。
练功的时候,腿麻的劈了个叉。
沈清秋:……
沈清秋把洛冰河叫过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一天都在发呆?”
洛冰河纠结了一会,终于把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师尊……我听别人说,师尊是只妖……”
沈清秋叹了一口气“是不是婴婴那孩子说的?”看着洛冰河紧张地盯着他,沈清秋点了点头。
“那师尊是什么妖呢?”你怎么事还这么多?!
沈清秋打开折扇,扇了扇。“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哦。”洛冰河失望地应了一声,但同时,心里有个信念。
绝对要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站在师尊身边。
于是,沈清秋某天刚醒来,看见自己床边站着一少年,吓得差点一巴掌甩过去。
那少年兴奋地看着他“师尊我化形了!”沈清秋愣了一下,听到熟悉的声音,才放下心来。
“冰河?”洛冰河点点头。
沈清秋惊异地看着他,才练了多少天,他就化形了?
洛冰河单膝下跪,跪在沈清秋床前“多谢师尊的悉心教导,弟子才能化形。”
沈清秋拍拍洛冰河的脑袋,起来穿衣服,洛冰河捧着一叠叠好的衣服,站在旁边“弟子伺候师尊更衣。”
沈清秋穿好衣服,瞄到桌上有碗粥“你做的?”
“嗯。”
沈清秋吃了一口,忍不住称赞道“嗯,挺好吃的。”
“若师尊喜欢弟子天天做。”
沈清秋笑了一下,答应了一声好。
洛冰河本以为两人能一直美好生活,可直到沈清秋发现他是黑鸿鹄的后代,不忍心伤害他,可还是抛弃了他。
洛冰河抱着双膝,靠着岩壁上,双眼无神,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就因为我有黑鸿鹄这肮脏的血脉?师尊……

#呃……嗯……#
#最近沉迷吃粮,没力气填坑#
#我竟然迷上了双冰和沈老师#
#罪过罪过……#
沈清秋的病其实也不重,在医院里休息个一两天就好了。
沈清秋又回到了学校,看着一群阳光可爱的孩子,不禁微微一笑。
可是……麻烦的就是洛冰河,每个下午都会借着接蓝暮的借口来看他。
一边带着蓝暮,一边偷偷摸摸地看他。
沈清秋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卷子,抬眼看到门口那偷拍的冰妹。
“冰河。”洛冰河从门口那里探出头来。
沈清秋向他招招手,意示他过来。
“我说过,我上班期间,就别过来了。”
洛冰河听到这句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师尊难道不想见到我吗?”
沈清秋见他要哭,将手中的折扇收起,拍了他的头一下。
“没有……只不过你最近太频繁了,我怕我哥会起疑心的。”
洛冰河抓住沈清秋的手,凑到唇边吻了一下,沈清秋突然耳尖泛起了红,脸上也是少有的燥热。
这孩子,怎么回事?没大没小的!
沈清秋待燥热下去之后,看了看时钟,下午三点,得在四点之前改好试卷。沈清秋认命地拿起红笔。
“师尊我来帮你吧。”洛冰河站在沈清秋前面说到。
“这不好吧……”
“没事。”洛冰河说完就抽出沈清秋手中的笔,拿起了一叠试卷。
沈清秋看着洛冰河很快的改过一张张试卷,突然想起来当年也是这样的。
﹉﹉﹉﹉十三年前﹉﹉﹉﹉
当时沈清秋还只是个大学生,出来赚点生活费,就兼职当了洛冰河的家教。
沈清秋打开门就看见有个小孩站在他的面前,面带疑惑地看着他。
“你是新来的老师吗?”
沈清秋嗯了一声,牵起洛冰河的手。沈清秋对小孩子有特别多的耐心,孩子嘛,相处多了就会熟悉了。
洛冰河带着沈清秋进自己房间,坐在椅子上写试卷。沈清秋就在一旁的沙发上看书,时不时地看洛冰河一眼。
看到洛冰河手速很快的写过一张张试卷,脸上有些错愕。
拿起其中一张试卷,基本全对。
沈清秋沉默了一会,是真的搞不懂为什么这种孩子还要请家教。
洛冰河坐在一旁,眼神亮亮地看着他“老师怎么样?”
“呃……嗯,做得不错。”沈清秋放下试卷,看向洛冰河。
“你有什么不会的吗?”
洛冰河摇摇头,仔细想了想,又点点头。
“我数学不怎么好。”
沈清秋就让他拿出自己的作业本,翻开看了一下,被上面密密麻麻的笔记给震惊到了。
也是基本全对,就是几个基础小题错了几个。
洛冰河指着那下面最后一道题“老师,这个我不明白。”沈清秋看了一眼,对着现在的孩子还是太难了一些。
“这道题是这样的……”
沈清秋凑近洛冰河,将头靠在他身边,细心地讲解这道题。
洛冰河被他突然凑近搞得脸红,特别是鼻间闻到一股若隐若现的清香,弄得他脸上更燥热了。
沈清秋讲完题,看到洛冰河呆呆地看着他,脸上是还没褪去的燥热。
沈清秋皱眉“听懂了吗?”洛冰河才像回神了过来“嗯……听懂了。”
沈清秋把作业本递给他,让他自己先写。
自己站在后面看他,见洛冰河像之前那样很快的写下解题过程,不禁感叹,聪明的孩子就是教的快。
“师尊,师尊。”
一句话把沈清秋从回忆里拉出来,见洛冰河站着他面前,递给他改好的试卷。
沈清秋看了一下钟,才三点半,这么快。
看着试卷上的评语,突然怀疑起当年洛冰河是故意装做不会写题目。
沈清秋瞄向他,见洛冰河依旧看着他,如当年一样,心里的怀疑越发越多。
还是和当年一样。
好像,也没有变得很多。

若这次模拟考考的好的话
就开一辆车
只要我萌的cp就好
若没有……
自娱自乐好了